Choiviky

认清自我 的

周围的世界

越发安静

与她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件相比

现在在我这根本不在

她诧异 质疑

我的思绪深陷其中

这终是一件无果的比较

是利是弊

矛盾

最终还是归结于 顺其自然

顺其自然

逃避?不屑?

这个“闭幕者”在种种话题间走场而过

结束